bizzre

一个迟到的repo

@Out of Himalayas

看昆卡的故事已经两年多了,但从没写过什么。

昆卡是个怪姑娘,很少看见她跟读者聊天,读者夸奖她,她也毫无表示,但她会认真仔细地向别人解释疑虑和问题。翻开她的文字,纤细而冰冷,像极了她所在城市的深冬的雨,拒人于千里之外。她应该不常笑,文字底透着一股子冰冷的灵气,笑容也是冷的。细腻又坚硬,固执又柔软。

昆卡总让人好奇。

好奇,年轻的女孩子,为什么酷爱苏联小说,摇滚乐和古典乐,在花一样的年纪里,成天埋首于故纸堆中,无视年轻的诱惑和悲喜,昆卡很酷,酷在她的独立之精神,自由之思想,酷在她每一次独立于人群的思考,也酷在真诚,自信,一点点的骄傲,但归根结底,她又不狂妄。

也好奇,柔软的一面,可爱的一面,什么时候会随着那只豹子傻乎乎的笑容露出来,可爱得叫人想抱抱,昆卡是属猫的吧,需要时就撒娇,不需要时就潇洒走开,任性的让人无可奈何,又恨不起来。

但我也曾被昆卡真的感动过,被那些冰冷文字下的真诚打动过,感动,在吴邪哼唱在那遥远的地方的瞬间,在浩劫中的点滴细节,在从昆卡笔下流泻出的那些并不温情的文字里,在昆卡笔下,对痛苦和劫难的一切描述,都是那么冷静,那么克制,没有修饰,没有煽情,在一篇同人文里,她选择了叙写历史的笔法,她给自己戴上了冷笑的面具,把同情留给了历史和人物,她冷静,她克制,可当故事写到吴邪打算自杀的那一刻,我感觉到了作者的灵魂在颤抖,要有多少的爱和怜悯,才写得出吴邪在“众人骂声里平静地扫着街”,巨大的震撼就这样从文字底下澎湃而来,《滚滚红尘》的最后两章,我是含着泪看完的,那么大的悲悯和同情,都被凝固在几百个字的描述中,这里不需要再夸奖昆卡的笔力,我只看见了一个作者的良心。

对恶人,昆卡不宽容,也不描述恶,更不倾诉痛苦,她只是冷笑,讽刺,鞭笞,她同情弱者,但蔑视软弱,追寻力量,又鄙视极权。

她是个女孩子,但不喜欢别人觉得她温柔。

也曾看过,姑娘身陷人言漩涡的时刻,愤怒在她身上暂时地出现,很快就归于平静,她没有争吵,没有哭诉,没有朝别人渲染自己的不幸,甚至没有多对自己的委屈解释一个字,而是闷起头来,压着所有的情绪继续做事。

姑娘说,我早晚要走的,我的文才能让我留下来。

姑娘说,「如果会哭会笑就有糖吃,我宁愿饿死。」

姑娘说,「写作要朴素一点。」

姑娘在后记里说,「让历史来倾诉就够了。」

姑娘还说,「这是我二十岁以前写过的最好的文。」

可我向姑娘表达自己对《滚滚红尘》的赞美时,姑娘却哈哈一笑,说「忘了它吧,我还会有更好的。」
姑娘说,我不爱听别人瞎吹,所以我很少回复读者的评论,那不是真的,要是有人愿意投诉我一下,我倒是很好奇的想去看看他要怎么说,我不怕人家骂我,因为一般人骂不来我。
说不出,这是怎么样的骄傲,怎么样的执拗,我喜欢姑娘的文,也喜欢姑娘的心,单纯而干净。

我想世界上可能没有太多像姑娘这样的人,姑娘是美的,美在不为人知。